从十年“被妖魔化”的血泪史:网游的双面性

网络游戏自诞生之日起就存在着巨大的争议,家长、社会视之如洪水猛兽,称之为“电子海洛因”,而另一方面,网游在诽谤、争议和一片骂声中反而逐渐壮大,随着越来越多的网游被列为国家体育总局亲批的电子竞技比赛项目后,社会已经开始重新审视网游。

下面先来回顾下网游十年的“被妖魔化”的血泪史。

2000年5月9日,光明日报一个叫夏斐的记者发表一篇《电脑游戏是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文章。文中写道:他在一夜之间学会了《星际争霸》和《英雄无敌3》两款游戏,并且在第二天无敌于网吧,击败了许多对手。该网吧老板曾对他说:玩游戏的孩子,“男的都变小偷,女的都变三陪小姐”。从此,电脑游戏留下一个“电子海洛因”的骂名。

2004年12月27日,13岁的天津少年张潇艺上网玩游戏36个小时后,站在一栋24层的高楼顶上,以“飞天”姿势纵身一跳,面带微笑结束了年轻的生命。北京军区总医院认为,张潇艺因过度沉溺于网游,患有严重的“网络成瘾综合征”。张潇艺的父母更是将游戏的引进方——神州奥美告上法庭,事实上,张潇艺玩的是《魔兽争霸》,被媒体报道为网游已经十分可笑,而孩子的父母把责任归于游戏,医生毫不负责任地将诊断结果嫁祸给网游,使得这个活生生的案例让家长把网游当成了“未成年杀手”,网游的负面形象深入人心。

2008年,央视“大作”《谁把天才变成魔兽》视频,痛心疾首地数落了《魔兽世界》的种种弊端,其中偏执的诋毁让魔兽玩家无奈且愤怒;2009年12月6日,央视《焦点访谈》栏目播出了一部关于网络游戏色情暴力系列节目:《花儿的凋零——聚焦网络游戏的色情暴力》。节目从一个少年犯谈起,认为“网游成为淫秽网站主要‘作案平台’之一”……央视经常跟网游过不去,动不动就会拿网游做负面教材,可以说妖魔化网游方面居功甚伟,而一向乐于被洗脑的无知家长再一次次地被醍醐灌顶,心中唤起了“决不让孩子玩网游”的崇高信念。

2009年左右的时间,以杨教授和陶教授为代表的叫兽派迅速崛起,并率先提出了“网瘾论”这一惊世谬论,并且采用最残酷的手段:电击来对付无助的孩子。事件被披露后,引起了网友的极端愤怒和谴责,然而面对以正派形象出现的叫兽派,玩家的呼声只能用一句话来概括:“说的好,但这毫无意义。”

10年来,变化的是游戏的市场,不变依旧是“电子海洛因”的骂名,以及甚嚣尘上的“网瘾论”。其实,在争议声中,网络游戏一直在完成着自我的救赎,也得到了主流社会的承认,只不过骂声太大,赞扬声被淹没罢了。

早在2003年11月28日,电子竞技就被正式确定为国家的第99个体育项目,WCG、ESWC等国际性电竞大赛在中国也进行得十分顺利,2009年的WCG世界总决赛更是在中国成都举行,获得了当地政府和相关单位的大力支持。电竞也捧红了SKY、TH000这样的明星玩家,成为青少年的偶像,并为学生就业提供了一条全新的道路。在电子竞技的比赛项目里,网络游戏也逐渐加入进来,如媒体举办的一些网游电竞比赛、九城举办的《魔兽世界》电竞比赛都赚足了电竞人的眼球,获得了很大的成功。《跑跑卡丁车》、《穿越火线》成为了很多电竞大赛的比赛项目,丰富着电子竞技。而国内启凡也举办了民族电子竞技大赛:《三国争霸》2010夏季公开赛,该赛事由起凡游戏倾百万打造,由游戏厂商掏钱买单举办比赛,使整个电竞的产业链更趋完善,此项举措有望引领民族电竞产业的复苏。

网游加入到电子竞技中,说明了网游逐渐被社会认可,连一向仇视网游的央视《焦点访谈》也推出了“孩子有网瘾,家长要吃药”的反思节目,是时候了,网游离正名的日子,不远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